• <cite id="yufos"></cite>

      1. <rt id="yufos"></rt>
      2. 當年室友回憶:他做人做學問都很干凈

        室友方銘回憶與孟二冬三年同窗生涯,稱其謙和而富于生活情趣

        <v:imagedata

        1月17日下午,新疆石河子大學的兩位同學來到北大腫瘤醫院看望他們的恩師孟二冬教授。

        <v:imagedata

        孟二冬教授的夫人一直在病床前陪伴著他。

        <v:imagedata

        孟二冬教授送別學生。新年剛過,身處重病中的孟二冬教授委托自己的研究生專程趕到新疆石河子大學,給曾經朝夕相處的學生們帶去了圖書和資料

        “在他身體大好以后,約上當年的幾位同學,和孟二冬一起開一次‘拖拉機’,重新感受他燦爛的笑容?!?/p>

        2006年1月18日,北京語言大學教授方銘再次談起這位長自己6歲的室友時,稱贊不已。

        方銘是孟二冬博士期間的室友。1991年,孟二冬免試進入北京大學中文系跟隨袁行霈先生攻讀中國古代文學魏晉南北朝隋唐方向博士研究生,與攻讀先秦兩漢文學的方銘共享同一間宿舍,一直到1994年完成博士研究生課程。

        謙和富于情趣

        方銘說,孟二冬性格沉默,與其他人來往很少,因為同住一室,又是當年北大古漢語兩個僅有的男博士研究生,所以平常孟二冬都是和自己在一起。

        在方銘看來,孟二冬是一個謙和而富于生活情趣的人,雖然他平時沉默寡言,但是他少而又少的言論,總能恰到好處,所以在學生期間,孟二冬一直很有人緣,和同學、老師保持了良好的關系。

        在“同居”的那些日子里,每天早晨,方銘和孟二冬一起起床去吃早飯,后同在宿舍讀書,中午11點多,兩人又一起去食堂買飯,然后端回宿舍來吃。有的時候,方銘會和隔壁宿舍的同學邊吃飯邊下棋,孟二冬就端著飯碗在一旁給方銘支招。下午學習到四點鐘,方銘又會和孟二冬一起去籃球場打一個小時的籃球?!安贿^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他的籃球、足球、排球都接近專業水準?!蓖盹堃院?,兩人又會回到宿舍,繼續學習,一直到10:30.整個學習過程中,兩人很少說話,除了偶爾交換一支香煙。

        “記得有一次,一盒煙只剩下了最后一根,孟二冬就將其攔腰截斷,然后一人一半,我們依然抽得津津有味?!狈姐懻f。

        對飲暢談文章

        晚上10:30以后的時間,是博士樓的娛樂時間,樓道里常常有相互傳喚著打牌的聲音,孟二冬和方銘也會停下功課,去宿舍樓下的小店買兩瓶一塊多錢一瓶的“二鍋頭”、一袋花生米,有的時候還會多加一個鵪鶉蛋罐頭,然后兩人坐在宿舍對飲,暢談文章。

        酒瓶底朝天后,孟二冬總是比方銘早一步進入夢鄉?!爱厴I后我們常常在電話里說有時間再喝一次二鍋頭,可是總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再也沒有一起喝酒的機會。愛喝酒的習慣孟二冬一直保留了下來,直到前年生病后才戒了酒?,F在他的身體已經不適合和我再喝一次二鍋頭了?!狈姐懮钌畹匚艘豢跓?,停頓了片刻。

        方銘說,在不喝酒的日子,兩人會招呼上隔壁的同學,用兩副撲克打升級,大家俗稱“開拖拉機”,簡稱“開”或者“拖”。

        每次都是方銘和孟二冬打對家,也常常都是他們贏。

        “我們很有默契,每當我們獲勝時,孟二冬的笑容就非常燦爛?!?/p>

        在北京大學的三年時光,方銘和孟二冬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誼。但是畢業后的十多年里,方銘說自己竟然沒有機會再和二冬重溫當年的游戲,甚至在離開北京大學后,就再也沒有機會和孟二冬一起對飲二鍋頭。

        盡力為人著想

        博士第二年,袁行霈先生送給孟二冬一把高背轉椅,孟二冬堅持讓方銘使用。

        “他說我身寬體胖,坐高點舒服?!笔嗄旰蟮?005年12月初,方銘去腫瘤醫院看望正在化療的孟二冬,遇見前來看望自己學生的袁行霈先生,袁先生還提到了這個插曲。

        “大家記得那把椅子,主要是我太胖,椅子被我坐壞了多次,每次都是孟二冬趁我不在的時候,拿到修車鋪去焊接。修車的師傅還老奇怪他那么瘦怎么老把椅子壓折?!?/p>

        讀博期間,方銘因為家在北京,周末總會回家,在方銘每次周日晚返校前,孟二冬總是幫他在水房先打好開水。

        “久而久之,即便不是周末,他也常常幫我去打水?!?/p>

        “我們的宿舍,也常常是孟二冬來打掃?!?/p>

        據方銘說,孟二冬因為較為年長的緣故,學生期間還擔當了北京大學中文系教工黨支部組織委員和中文系博士班的班長。給大家買飯票發助學金的事情總是由他來做?!八苷J真,總是盡力為他人著想?!?/p>

        用功始終如一

        與方銘等其他同學相比,當年考上北大中文系博士的人中,孟二冬的底子并不算很好。畢業于宿縣師專的他留校做了校團委的一名教職工,因為堅持要做學問,就負笈北上,到北京大學進修。1985年,他考上北京大學為煙臺大學招收的委培研究生,在畢業后到煙臺大學任教。在煙臺大學短短的三年工作期間,他晉升為煙臺大學中文系講師,并擔任了中國古代文學教研室主任。1991年,34歲的孟二冬再進北大,攻讀博士研究生。

        方銘說:“孟二冬應該是我們同學中最用功的同學了?!碑敃r的孟二冬,起早貪黑,坐在桌前,認真看書,在讀博期間,孟二冬與袁行霈先生等人合著完成《中國詩歌通論》等學術著作?!吨袊姼柰ㄕ摗泛髞慝@得教育部優秀成果獎。

        在北大工作后,孟二冬住在筒子樓里,方銘有時候會去看他,“無論寒冬酷暑,見到他時他都是坐在書桌前。勤奮程度與上學時沒有任何區別?!?/p>

        后來,方銘看到孟二冬講課,板書寫得很多,很整齊,“講完后總要自己親自擦干凈板書。幫學生改論文,修改意見也專門寫在紙條上,工工整整的”。

        “他做人做學問都很干凈,這一點和袁行霈先生很像?!?/p>

        現場

        “讓我們做你永遠的閨女”

        新疆石河子大學學生病房探望孟二冬一個畫有阿凡提像和蘇公塔(新疆標志建筑)的新疆手鼓從兩個女學生手中轉送到孟二冬手中。1月18日下午,從新疆石河子大學趕來的兩名學生專程前往腫瘤醫院看望正在化療的老師孟二冬。

        兩名學生是中文系2002級的學生,這次是在回家途中專門繞道來到北京,看望這位兩年前曾經給他們講授中唐詩歌的長者。

        當日,戴著藏藍色毛線帽、身穿大紅色毛衣的孟二冬看起來精神奕奕,完全不像個病人。他看到兩個學生進門,先是一愣,沒有立即認出來。

        一個半小時的探望時間,兩個學生和孟二冬一起回憶在石河子大學的點點滴滴,他們說起共同熟悉的老師同學,說起一起去學??绰短祀娪暗膱鼍?,說起他支教的班上的學生的近況。學生們甚至回憶起曾和孟二冬一起合唱“2002年的第一場雪”時的場景,孟二冬的臉上一直掛著微笑。

        “老師,讓我們做你永遠的閨女吧?!迸R走時,兩個女孩拉著孟二冬的手開始落淚?!岸际抢蠋煹暮瞄|女”孟二冬起身,把兩個女孩一直送出病房。

        兩個學生說,孟二冬身上蘊含了中國幾千年的為人師者風范以及獨特而富有個性的人格魅力,震撼著石河子大學的每一個人。(本版攝影: 郭鐵流)

              編輯:碧荷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