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yufos"></cite>

      1. <rt id="yufos"></rt>
      2. 闡舊邦以輔新命——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全國書畫邀請展作品集序言


        今年是北京大學雙甲子本命年,建校120周年。

        1898年北京大學誕生。20年后,即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北京大學是“五四”運動的策源地。

        “五四”運動是北大歷史,中國近代史上的大事件?!拔逅摹边\動是學生愛國運動,又是一場新文化運動。

        “五四”運動對中華民族作出的最重要貢獻是請來了兩位大名鼎鼎的洋先生:德先生和賽先生,即所謂民主和科學。這兩位洋先生來到中國,確實幫了很大的忙,做了很大的貢獻,幫助中國發展了物質文明,促進了中國社會的發展,也極大地影響了中國的政治文明,可謂功德無量。

        但是,我們今天或說百年來都應該而一直不能不做的一種思考,那就是:只有這兩位先生夠不夠,他能不能滿足中華民族,滿足中國社會發展的需要?那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原因非常簡明,因為兩位洋先生的共同指向,只是人的外在構成——身體,是人類的物質生活,充其量是人類的外在行為。而無關乎人的內在構成:心靈、情感、道德、教養,甚至還不可避免地會對其發生負面作用。一句話,正如大思想家康德所揭示的:“科學并沒有使人性得以完善”。這也正是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告訴我們:“科學只能服務,不能領導”的原因所在。

        《易·系辭》曰:“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我們先圣先賢見識非常深刻、到位。浩浩宇宙,大到星球,小到細菌病毒,山川河流,飛禽走獸,林林總總,形形色色。但看穿看透了,無非兩大構成:“形而上者”和“形而下者”。形而下的“器”之于人類,固然不可或缺,具有基礎性的意義。但形而上的超社會、甚至超自然的,“圣而不可知之”(孟子語)的“神”和人類內在的心、靈(性、命),則更為重要。黑格爾說:“一個沒有形而上學的民族就好像是沒有祭壇的神廟?!睕]有形而上學,沒有形而上的本體論,一個民族就沒有主心骨,就沒有精神支持力,就沒有發展綿延的動力,就失去了發展的文化根基和命脈,就沒有了靈魂。社會就沒有了約束的機制,沒有了制衡的力量,而必然走向無序,走向瘋狂,走向罪惡;這個民族的成員就如同精神浪子,無所皈依,無從著落,沒有精神寄托,沒有精神家園,沒有信仰,就必然走向平庸,走向物質,走向功利,而誠信必然流失,道德必然滑坡,悲哀一定發生。

        其實,在五四時期,在引進兩位洋先生的同時,這種思考和討論就已經開始。當時就有一部分人就主張把第三位洋先生,把西方的形而上學,洋宗教等一塊請來。結果有識之士異口同聲不同意。原因很簡明,中華文明是農業文明,是長期處于靠天吃飯狀態的自然農業文明?!翱刻斐燥垺钡淖匀晦r業就是我們的國情,是中華文明賴以生長發育的天然根基和生態基礎。既然靠天吃飯,那人類和上天,和大自然的關系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為依存,誰也離不開誰。人在天底下活著就心安理得,不感覺恐懼、寂寞和無助。因此宗教意識就無從發生,中華民族就沒有發育出任何一種真正意義的宗教。既然沒有宗教,不需要宗教,那么洋宗教來了必然無濟于事,這也已被歷史所證明。

        既然只有德先生賽先生不夠,沒有形而上學不行,洋宗教來了也于事無補,那怎么辦?于是,一場更深入的大討論就在北大展開。今天,在慶祝北大120年華誕之際,我們回顧一下這次討論非常有意義。

        這時,中國共產黨創始人,時任北大文科學長的陳獨秀先生率先發言,他提出了一種非常新鮮、先進的觀點:“以科學代宗教”,主張用形而下的賽先生取代形而上的宗教,這顯然是不成立的。蔡元培校長不同意,蔡先生認為美的欣賞比宗教信仰更重要。于是提出自己的觀點:“以美育代宗教”。蔡校長的觀點也很新鮮,前無古人,但同樣不成立??茖W是真,藝術是美,宗教則屬善。真、善、美都為人類所必須。所以三者只能相互融合,不能相互取代。因此陳、蔡二先生觀點顯然是有其想而無其能。

        這時侯,擔任北大講師,教授印度哲學的梁漱溟先生說話了。梁先生說,中華洋洋大國,綿綿五千年文明,難道沒有自己的形而上學?我們何苦何必一味地外請,一味地舍己從人。于是提出:“以禮樂代宗教”。顯然,梁先生相對高明,對我們民族文化的認知相對深刻。中國文化在世界民族文化中獨樹一幟,她是一種典型的禮樂文化,是以中庸觀念為核心的禮樂文化,是道德型文化。禮樂是中國古代社會的兩大支柱,“禮構成社會的秩序條理,樂涵潤著群體內心的和諧與團結力。然而禮和樂的最后根據,則在于形而上的天地境界?!保ㄗ诎兹A)所以“一個理想的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具備樂的精神和禮的精神”(朱光潛)。

        中國傳統的人生哲學乃是以“天賦本能的和諧”為其基礎。中國人“對于人類尊嚴的最高理想,是順天而為,是順著自然而生活,而做一個不必逃避人類社會和人生,而本性仍能保持原有快樂的人”(林語堂語)。而絕不是靈肉分離,幻想到彼岸世界去尋找解脫,尋求快樂。這就是白居易所說:“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碧K東坡所說:“吾心安處是吾鄉?!倍诵陌簿褪强鞓返幕A。而欲求心安,欲求快樂,便需要藝術,需要詩書畫等。因為詩書畫等是美的產物,是情感而不是智能的產物,是把生活,把生命本身審美化的產物。書畫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的典型產品,是為人生而藝術的中國藝術的形象代表?!皶?,心畫也”,“書法即心法”,是形式美與情感因素的直接結合;而畫則“文之極也”,是“天地無聲之詩”。書畫可以幫助我們恢復天性,恢復本來的“新鮮感覺”,恢復并豐富我們感情的吸引力,培育和健全我們的人生意識。我們可以從書畫,體會藝術家敏銳的感覺、美妙的情感反應和新奇動人的想像,“進而維護我們道德上的良知,使我們已經遲鈍了的想像、緊張而近乎枯竭的神經活起來,給麻木了的情感、死氣活沉的思想和不自然或機械的生活提一個醒,敲一個警鐘,使人們保持樸實的真摯。我們的理性和本有的天性發生聯系(林語堂語)?!?/p>

        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梁先生其實和蔡校長并無本質分歧。禮樂本身就包含藝術以至指向藝術,中國文化就是樂感文化??鬃诱f:“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薄皹分笔巧淖罡呔辰?。人類不是神,也做不得神,故不能到彼岸世界尋找解脫;人類不是物,既不是動物,也不是器物,故人生目的不是物的滿足或富裕。人類是人,人心是人類的主要構成,故心的愉悅是人生的基本和最終目的。藝術即心的愉悅,“樂之”的產物。而藝術的基本功能是欣賞,亦即審美。

        而蔡校長認為宗教本身即屬于道德范疇,只是與美育有所不同:“一、美育是自由的,而宗教是強制的;二、美育是進步的,而宗教是保守的;三、美育是普及的,而宗教是有界的?!边M而認為,如欲“鑒激刺感情之弊,而專尚陶養感情之術,則莫若舍宗教而易以純粹之美育”,這樣就可以使國人的感情免受污染和刺激,使其受藝術熏陶而純正,滿足了人性發展的內在需求。

        同時蔡先生不反對宗教。他如此發言就是由王國維先生《去毒篇》的觀點:“美術者,上流社會之宗教也”所引發。蔡先生認為宗教中兼含著智育、德育、體育、美育的元素,“有超出塵世的感想,是美育”,他看到了宗教與藝術在很多方面具有相似性,尤其是它們在表達人類情感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蔡先生甚至認為社會的混亂、罪惡和戰爭等,是人類過于“文明”,科學過于發達、宗教過于衰落的結果。

        在如是大討論中,固然梁先生相對高明,但三位先生的共同點是:只有德先生、賽先生不夠,沒有形而上學不行。這是英雄所見略同,這是有識之士的共同認知。

        然而,如此重要討論今天卻不見了,忘卻了。文件中看不到,教科書中沒有,我們一些領導干部不知道。于是我們的治國理念和方略不可能不出一些問題。于是德先生、賽先生被捧到了天上去。解放后戰天斗地,文革破壞舊世界,改革開放后,全社會、全民族繼而都奔向一個字:“物”。于是我們在享受今天我國經濟獲得強勢發展,物質文明獲得空前發達繁榮的同時不得不為付出的慘痛代價:情感的代價,道德的代價和生態的代價而扼腕嘆息。

        也正是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特別是蔡元培校長“以美育代宗教”思想推動下,北大藝術教育開啟先河,北大書法研究會以及畫法研究會應運而生,并成長了沈尹默,誕生了徐悲鴻。 60年后,我國改革開放,百廢復興。書法家李志敏先生等恢復成立燕園書畫會,并任第一屆會長,一時北大藝術教育東風吹水,生機一片。燕園書畫會正是當年北大書法、畫法研究會的直接承續。1996年6月羅榮渠教授主會時改今名為北京大學書畫協會。進入新世紀,張辛教授繼陳玉龍教授之后,出任第四任會長。承前啟后,開始新征程,并正在編纂《北京大學書學文萃》等。

        北大著名教授、哲學家馮友蘭先生晚年曾經手書一副集聯表達心志,聯曰:“闡舊邦以輔新命,極高明而道中庸?!鄙下撝v他的學術追求,下聯講學術淵源和他所期望的精神境界。很顯然,馮先生與其一生過從甚密的梁漱溟先生心心相印?!薄芭f邦”、“新命”,乃引變《詩經》“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句而來。馮先生曾反復解釋:所謂“舊邦”指源遠流長的中國文化傳統,“新命”指的是新中國建設及現代化。他認為,“闡舊邦以輔新命”就是要把中國傳統文化中有永恒價值的東西闡發出來,以作為中華民族發展的永久而主要的營養基。

        下聯“極高明而道中庸” 乃集《禮記·中庸》句,而意義深遠。極者,則也;高明者,上天也。而主語是什么,或者說由誰極?當然是祖先。是我們的人文祖先以上天,以天道為依據,為準則,規劃并引領后代走出來一條中華文明之道,一條綿綿不絕五千年的康莊大道。而這條道就被孔子稱之為:中庸之道。把中國禮樂文化傳承下去,把人文祖先開辟的中華文明之道繼續走下去無疑是國人神圣的民族天職。

        今天我們回顧歷史,旨在尊重先哲,敬畏傳統,回歸本體,提升境界,并感恩時代,感恩諸多取其之長,補己之短,為中華文明、中國社會的發展做出重要貢獻的“洋先生”,為北大未來,為祖國改革開放大業,繼續想我們所應想,做我們所該做。

        十年前,我們舉辦了慶祝北京大學110年華誕全國書法邀請展。今天,我們紀念、慶祝北京大學120年華誕,最好的方式莫過于舉辦如是規格的中國書畫藝術邀請展。我們衷心希望全國乃至世界各地關注北大,并期待攜手共創北大,共創祖國美好未來的藝術家,竭智盡心,傾情贊襄,書畫聯璧,用隆其盛。

        謹合什祈?!芭f邦新命——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全國書畫邀請展”舉辦成功!

        謹衷心感謝安徽美術出版社、內蒙古《大眾書法》雜志等的鼎力支持。

        是序。

        作者張辛系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兼學術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書畫協會會長

        本文摘自《北京大學120周年紀念全國書畫邀請展作品集》,安徽美術出版社,2018.12

         

        相關鏈接:“舊邦新命——北京大學120周年紀念全國書畫邀請展”在北京大學開幕

        編輯:山石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