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yufos"></cite>

      1. <rt id="yufos"></rt>
      2. 樸實睿智的大家——回憶我的導師吳樹青先生

        那是1999年的3月,我當時在北大經濟學院讀碩士,剛好試行經濟學科碩博連讀,我當時是碩士第二年,有希望在下半年直接攻讀博士學位,但需要有經濟學院的博導接受。我當時的碩士導師把我推薦給了吳老師,我依然記得那天晚上我給吳老師打了第一個電話,那個電話也從此開啟了我和他的師生情份。

        吳老師讓我去他家里找他,依然記得他當時住在北大校內的朗潤園里,不大的房子里都是書,簡單的家具和陳設,那個房子的地面是水泥的,連地板都沒鋪。之后的歲月里有時我會幫他整理書柜,吳老師在伏案寫東西,他偶爾一個噴嚏,書柜旁的聲控娃娃就會咿咿呀呀地唱起歌來,然后是吳老師和師母的一陣笑聲,那是一段靜謐的時光。             

        2000年前后那幾年,學校里面依然有好多事找他,但我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的官氣,簡單而又樸素,非常純粹的老師。博士的第一個春節后,我給他帶點家鄉的特產,他堅決不要,他說我不拿學生的禮物,你們都還在念書,怎么說都沒有收下我帶的東西。之后我也把這個慣例告訴了我的師弟和師妹們。等我結婚時,我帶著新婚的妻子去看吳老師,師母早就準備了一個紅包,說吳老師的學生結婚,吳老師都要給個紅包的,是老師對學生,也是對新人的祝福,這也是慣例。

        畢業工作后,我時常去看他,他總是會問我們工作的情況。那一年,我想從機關出來,到自己感興趣的企業去鍛煉一下,我忐忑地征求吳老師的意見,因為覺得吳老師一直在學校任教,或許希望我們能穩定,沒想到他特別支持,他說他們這一代人年輕的時候經歷了很多事,當初他和鄧老師去五七干校的時候,只帶了幾箱書;我們這一代人比較順利,安逸了可能也沒有闖勁,“你們要多做點有意義的事,不要只求穩定”。這話讓我知道,歲月帶給吳老師的不僅是我們這一代不曾了解的經歷,也是我們尚未了悟的智慧。

        我讀吳老師博士時,他就已經卸任北大校長了,但是我的印象里,他依然在忙碌著:在學術上,北大開設鄧小平理論專題課,他第一個站在講臺上,新版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主編的依然是他;在社會上,全國人大的會議,宏觀經濟學會的會議、老教授協會的會議,等等,他依然在忙碌著。

        近十年里,每次去吳老師家里看他,告別的時候,他總是送到門口,慢慢地,他走路有點費勁了,但告別時,他還是從沙發上站起來,和我們道別;直到三年前住進了北京醫院,我們去看他的時候,他認不出別人,卻依然叫出我的名字。2020年1月10日上午師母告訴我,醫院通知吳老師病危了,我和另一位同學下午兩點半趕到醫院,看了吳老師最后一面,師母不讓我們多呆,我們離開醫院后半個小時,接到電話告訴我:“你的老師走了?!?span style="text-indent: 2em;">我知道,我和我的先生二十年的師生情份卻還在繼續。

        以此紀念我的導師——吳樹青先生。(作者為保利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 郭盛)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