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yufos"></cite>

      1. <rt id="yufos"></rt>
      2. 《星洲日報》“南洋學子 ? 燕園春秋”專欄開篇寄語

        編者按:“南洋學子·燕園春秋”作為北京大學馬來西亞留學生在《星洲日報》的專欄,致力于向大馬讀者展示北大學子在燕園的生活點滴。寄語開篇卷為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吳小安教授書寫他眼中的燕園。新聞網刊載此文,與讀者分享。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吳小安的《寄語開篇卷》原文載自《星洲日報》第16頁,出版日期:2019年12月15日

        馬來西亞葉寶心老師的書法《椰風蕉雨》

        北京大學,是一所與美國哈佛、耶魯,英國牛津、劍橋,日本東京大學與京都大學等齊名的全球名校,神奇而獨特。北京大學神奇而獨特的歷史與魅力,不僅與中國歷史發展、中華民族的命運息息相關,而且始終與時俱進,站在歷史與時代潮流的前列。北京大學有一個更耳熟能詳的稱呼,即北大,不僅因為北大的稱呼更親切,而且因為北大獨特而神奇的歷史文化地位和精神魅力。

        對所有中國學子而言,能夠進北大學習,不僅榮耀,而且非常不容易;對全世界學子而言,能夠進入北大學習,不僅難得,而且非常榮耀。對全球華人學子而言,能夠進入北大學習,不僅興奮而親切,而且有著全新的跨文化震撼;對南洋華人子弟而言,能夠進入北大學習,不僅幸運而歡欣鼓舞,而且更會感慨萬千。北大一直不只是北大人的北大,更是全中國人的北大;不只是中國人的北大,也是全球華人的北大;不只是南洋華人的北大,更是所有南洋學子的北大;不只是南洋學子的北大,更是世界和世界各國莘莘學子的北大??茖W與民主,自由與博愛,開放與包容,守正與創新,始終是北大常維新精神的基石支撐。

        對已經入學北大的學子而言,北大則被稱為燕園。它是一個比北大更親密、更私密的共同文化身份認同。北大有好多園子,比如靜園、勺園、朗潤園、暢春園、承澤園、燕南園等等,不一而足。不僅如此,燕園還有三角地和五四路,未名湖和博雅塔,圖書館、大講堂和大雅堂;有來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莘莘學子,還有許多值得敬愛的誨人不倦、教書育人的老師們。身在燕園的時候,也許會習以為常;離開燕園的時候,會特別令人懷念,更會感覺到燕園的神奇與獨特的魅力。十月下旬的時候,在我離開燕園一段時日里,寫了一首題為《燕園》的詩歌,反映的正是這種思緒和情結:

        從燕國到燕州

        從燕京到北京

        燕國遠去

        燕山屹立

        燕京不再

        燕園永駐

        問題與主義之間

        始終是您無法左右的歷史

        多談些問題

        是和平時期象牙塔里的理想

        多談些主義

        是烽火時期革命的救亡圖存

        未見您之前

        您是殿堂

        引無數青年竟折腰

        登堂入室之后

        您是學堂

        引多少學子指點江山

        多少人視您為廟堂

        竟作精致利己主義的菩薩

        而在您的學子們心中

        您應該永遠是學術的圖騰

        人生的風景

        有學者說您是一條漏油的破船

        多少歷史潮流洶涌

        在國家民族轉折的風尖浪口

        卻始終是您的旗幟和身影

        而又有多少辛勤的園丁

        在后院默默為您耕耘培育

        世界日新常維新

        而您幾十年如一日的寵辱不驚

        又令多少學子悲憤

        您不該依然如此守舊

        未名湖是海洋

        燕園不是上海灘

        一塔湖圖是新文化

        博雅塔豈是風水

        從燕國到燕州

        從燕京到北京

        燕國遠去

        燕山屹立

        燕京不再

        燕園永駐

        赤道南洋的椰子情——吳小安教授與北大馬來西亞校友會會長賴貞瑝

        燕園最美的風景圖騰是博雅塔與未名湖。無論是清晨,還是夜晚;無論是正午,還是黃昏;無論是風和日麗,還是煙雨蒙蒙,博雅塔與未名湖都會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奇,呈現出令人心醉沉迷的萬千風情。五月中旬,記得是陰天,在上課的途中,我路過未名湖??吹轿疵弦宦烦>S新的變幻景色,不禁浮想聯翩,我同樣情不自禁寫了一首題為《未名湖》的詩,茲錄如下,與各位同學分享:

        都說你是海洋

        此時此刻

        沒有風

        也沒有雨

        沒有潮起

        也沒有潮落

        海分明輝映在學子的心坎里

        都說楊柳依依

        此時此刻

        你們如此傾情

        是對眸相向而行

        還是輝映水天一色

        海靜靜地定格在學子的初心里

        沒有風的湖面

        沒有雨的陰天

        沒有陽光的日子

        沒有潮涌潮落的喧囂

        只有你們的私語

        還有傍邊林蔭道上

        少男少女的足音

        旅人的駐足與思緒

        海依然留存在故人的感慨里

        都是因為你是心中的海

        人生路上的圖騰

        無論校內還是校外

        無論年輕還是年長

        海永遠收藏在走出校園學子的心鄉里

        人生的風景

        心中的寶塔

        未名湖

        等待風起

        等待潮涌

        馬來西亞葉寶心老師的書法《椰風蕉雨》

        長期以來,中國與南洋,政治經濟文化交通聯系和貿易往來,綿延不斷。從鄭和下西洋, 到閩粵東南沿海移民下南洋;從帆船貿易到華人貿易網絡,兩個地區之間交流互動,熱鬧非凡、川流不息。曾幾何時,因為冷戰與建國工程的歷史大潮,中國與東南亞地區,不僅歷史移民潮斷流中斷,而且雙邊官方聯系漸行漸遠,長達幾十年。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中國與東南亞關系開始突飛猛進地長足發展。比較而言,兩個地區之間政治經濟與戰略安全幾乎曾是雙邊關系的全部,而忽視了社會文化的重要交流。令人可喜的是,如今雙邊社會文化教育方面的交流,日益頻繁;特別是青年一代的互動交流,正在朝著跨族群、跨宗教、跨文化、跨語言等全方位方向發展,而不僅限于傳統中國僑鄉閩粵地區,也不僅限于南洋華人社區或中文教育學子。這應該是新世紀和新亞洲最喜人的發展之一。不僅在燕園內,而且在燕園外,每每看到來自南洋的各膚色青年學子熟悉的臉龐和特別的聲調,我自信都能一眼就能辨析,心里感到特別親切。我家住在五道口,每每時不時會遇見戴頭巾和不帶頭巾的少男少女,我都會主動上前搭話,而且一猜就中,還沒有出過差錯。只是我碰到的學子中,除了燕園的學子,還有不少是北京其他兄弟院校的留學生。

        在燕園求學過的學子們都有體會,如同燕園的美景,北京的四季變幻紛呈,各有千秋。北京的冬天很凜冽,春天很楊柳,夏天很炙熱,秋天最美麗。從春天到夏天,從夏天到冬天,北京的季節變換很快、很短,只有短短幾天。無論是春、還是秋,想留都留不住,如同燕園春秋。春華秋實,冬去春來;求學的日子,只有短短的幾年,如花樣年華,如白駒過隙。相信燕園春秋,對每一個燕園學子,每一個南洋學子,無論膚色與性別,無論語言與宗教,無論出身與年齡, 無論何時何地,都將是生命中最珍貴的春秋和元素。祝福你們,每一個在燕園求過學、正在求學或將要求學的南洋學子! 祝福各位同學的燕園春秋,那是一段令人羨慕的如花的歲月、如風的日子和如夢的青春!今天你們以燕園為驕傲,明天燕園為你自豪!借用燕園最近流轉、值得收藏的一句箴言“你的美好,構成了北大的美好”!

        吳小安 簡介

        吳小安,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博士(1999),先后受邀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美國耶魯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日本京都大學、東京外國語大學、馬來亞大學、馬來西亞拉曼大學、新加坡東南亞研究院、新西蘭梅西大學、荷蘭皇家科院東南亞暨加勒比海研究院,以及中國臺灣中山大學、澳門大學等地客座研究十幾年?,F任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兼任北京大學華僑華人研究中心主任(2009年至今)。研究方向為東南亞近現代史與華僑華人研究。著作包括英文專著Chinese Business in the Making of a Malay State (英國Routledge出版社, 2003年; 新加坡國立大學出版社, 2010年新版) ,共同主編四本著作,兩卷本合作譯著《東南亞的貿易時代》(商務印書館,2010年;漢譯世界名著版,2013年),以及各類中英文專書篇章論文多篇 。吳小安教授同時擔任中國華僑歷史學會副會長和中國東南亞研究會副會長。文章轉自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