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yufos"></cite>

      1. <rt id="yufos"></rt>
      2. 所謂真實

        今天的“前沿學術論壇”是曹文軒給我們講“何為文學”。

        也許是一直都很崇拜這個作家和老師,所以他講的時候我都在很認真地聽,認真地記筆記,認真地記自己的心得———這在天才漫天飛的北大,常常被認為是腐朽的、虛偽的。而我終于能夠拿出曹老師所講的那個“附庸風雅”的例子來反駁:我就腐朽了,怎么的!

        既然不怕被說腐朽,那我就要好好談談今天在課堂上的感想了。

        看過曹老師寫的《草房子》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個個美好的所在地,遙遠卻溫馨的浪漫童話。聽了今天曹老師講的“何為文學”的同學都應該明白了,在曹老師眼里,何為文學。但我在這里不想去討論這個大的命題了,只想談談跟文學相關的真實性問題。

        何謂真實?

        黑暗、丑陋、骯臟、無休止地糾纏于人性之惡,是否就一定深刻一定真實?現實傳媒或者文學作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反映真實,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正如曹所講,當下文學在盲目地追求思想深刻性的同時,遺棄了美、情感、道義,也同時遺棄了真實。所謂的真實,只是根據某個作品某個思想形態某些意識形態“剪裁”出來的真實。在這樣一個視聽文化占主導地位的時代,我們所看到的,我們聽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實真相。

        舉個簡單的例子:十一的時候我陪一個韓國小姑娘去王府井閑逛,坐地鐵她說中國的地鐵原來這么先進這么干凈,逛商場的時候她說這樣的牌子在中國人也會買嗎(她的言外之意是中國人都很窮應該買不起那么高級的東西)。我很納悶地問她:那你覺得中國地鐵應該是什么樣的?你覺得中國人都應該買什么樣的牌子?她尷尬地笑笑解釋說,在她心里,總覺得中國應該是個很臟的地方,環境不好,中國人比較貧窮……我問她這些都是聽誰說的,她說她看中國電影,電視媒體上得來的。

        說到這里,我又想起看過的一些在國外屢屢獲獎而在國內被禁止的電影,比如《巴爾扎克與中國的小裁縫》《頤和園》《東宮西宮》等等,那些電影總讓我感到一種壓抑和莫名的難過,我現在終于能夠明白是為什么了。

        我一直都認為魯迅先生是中國最偉大的作家,因為我喜歡他深刻的思想以及對中國國民性精確的把握,我也向來是不怕以最壞的惡意揣度別人的。但之所以中國只有一個魯迅,只有魯迅先生能夠稱偉大,而當下的一些打著挖掘國民性、挖掘人性的二三流作家只能稱為猥瑣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魯迅先生是對這個民族懷有深深的愛和同情的:愛得深切,恨得透骨。而當下的一些作家呢?嗜血,冷酷,喜好骯臟,偷窺,猥瑣,變態,他們津津樂道的是這城市水泥森林中別人的隱私,別人的痛苦,卻自詡是站在城市上空的靈魂守衛者。我終于能夠理解曹的憤慨和反抗了。當所有的建構都要一一被解構,當所有的經典成為解構的練習冊,當小孩不再童真陽光,鄉村變得面目全非的時候,文明在哪兒?真實在哪兒?在這個口口聲聲宣揚追求所謂的“真實”和“現實”的時代,這些作家和批評家建立起來的“真實”讓人毛骨悚然,同時啞口無言。

        然而,總有人不會甘于做沉默的大多數。

        然而,總有一些閃爍著光輝的星火照亮著迷失的我們。

        西西弗斯的神話告訴我們人生的真實命運就是永不停止地做著周而復始的無用功;莊子的無用無為告訴我們人生無奈之真諦。然而,西西弗斯的高貴和偉大在于他明知結果徒勞還在鍥而不舍,莊子的大智大悟卻用審美人生來塵世作逍遙游!相比之下,凡塵俗世、雞毛蒜皮、蠅營狗茍、魑魅魍魎、丑陋骯臟,不更是常態和自然嗎?為何一定要放著更廣闊的天和地、花和草不管,用放大鏡對著一堆狗屎翻來覆去地玩弄欣賞,然后告訴世人:看,這就是我們的人,這就是我們的民族!

        人,總應該有些詩意的存在。對個人如此,對一個社會同樣如此。

        曹的那個比喻很貼切:人類最初用樹葉來遮羞,如果“真實”一點,何必多此一舉,大熱天的不嫌熱。然而這卻是人與動物區別開來,人之為人的文明之始!

        當現在的人們越來越傾向于暴露和偷窺的時候,發掘人性之底線而全然不顧的時候,我實在想說,適可而止吧。越過人性之沼澤,誰能不被現實弄臟?或者人性本來骯臟……那又何必孜孜以求,刨根究底。你翻山越嶺,終于看到了,于是灰心了、失望了、墮落了、叫囂了。然后呢?你是戳瞎雙眼以了清凈還是自我了斷從此消失?或者是帶著絕望和恐懼了此殘年?又或者你當了一名作家自以為高明地向他人繪聲繪色地講述你發現的風景,當著祥林嫂?

        我對于生命以及人性始終是帶著悲憫和敬畏的。但我成不了哲人或者偉人,因為我深愛著這凡塵俗世。我喜愛一切美好的字眼,如陽光,春天,繁榮,溫馨,浪漫,雨露,童話……我自己的感覺是,常懷愛和深情之人,他的世界愛恨都熾烈、自然,而自然為最大之真實。而矯情深刻之流,再怎么宣揚他發現的“真實”都讓人不敢恭維。人之為人,最根本的在于他有情,有情大過天地,以一顆悲憫、深情之心看待世間一切,順其自然,順從天性,為最大之真實。這樣的真實透著人類的善和良知,透著溫文儒雅,同時呈現出一種美麗人生。

        所謂的真、善、美,亦不過如此。

        作者為中文系2008屆碩士畢業生閔慧

        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视频